绾木

srmf推 #占有欲超标

【そらまふ】Love Letter

*双向暗恋

*校园设

*大概痞里痞气少年x三好学生(?
*题文无关

因为我是听着LOVE LETTER码字的!!!

写了篇温暖的文章!

*

01.

まふまふ是学校里公认的「异类」。

不管是性格特点和自身天赋,都可以称他为「异类」。虽然是个刺耳且略带贬义的词语,但这家伙在学校却出乎意料的受欢迎。


他会随身带着铅笔和素描本,他还会在午休时跑到操场边上的绿树长廊中弹吉他。不管怎么说,他都是个浑身散发着艺术气息的男生。

不过そらる对他的喜欢要自然得多,总是以朋友的名义去接近まふ。そらる喜欢看他的笑,喜欢看从他的睫毛间流淌出的几缕阳光,也是在长廊中,他靠着红漆刷过的柱子打盹儿时晃晃悠悠落在他发间的樱花,然后不自觉地跟着他胸口起伏的节奏呼吸。


趁他睡着时そらる就翻翻他的素描本。本子每页都画着静物和人体速写,说实话そらる不得不佩服まふ绘画的熟练程度,细节到位到连人物手部关节都像是打磨了无数次,严谨而温和,就像德国人对待精密零件的态度般。



不过在素描本的后几页,他看见用寥寥几笔勾出的人体轮廓,只是阴影还没有补齐,可已经足以看出人物的样貌——


是自己。



线条有些歪歪扭扭,乍一看作者貌似对这幅作品不太上心。そらる皱皱眉头,拿出笔寥寥草草地写下了「下次画认真点」这句话。




02.

そらる不是擅长表达的那类人。情人节给まふまふ送个巧克力都偷偷摸摸的,还专门挑了个夜深人静的时间溜到学校,塞进他的抽屉——虽说第二天就被一堆巧克力盒埋在最底层。「真是痛苦啊……暗恋之类的。」そらる开了瓶橘子汽水,昂着头享受气泡在喉咙里炸裂的感觉。

爽爆了。



碳酸饮料总是有无穷的余味。そらる仰面瘫在长椅上,还在品味着溢满口腔的酸味儿。他就想通了一点,什么日久生情的全都在放屁。从入学开始就整天混在一块儿,まふまふ貌似还是那么清高,对自己忽远忽近的——不过要是他喜欢女孩子,倒是可以原谅。




そらる猛地灌了最后一口橘子汽水,冰得他牙齿打颤儿。他把易拉罐远程投进了垃圾桶,用另一只手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头发。

「说起来,まふまふ也没为我做过什么……」




话说了半截。そらる想起那个被自己略带不满地评价过的素描本,还有自己收到巧克力中的某一盒上熟悉的字迹,刚咽下去的那口汽水差点儿喷出来。



03.

「そらるさん,等一下!」

「干什么?」


准备进地下铁时书包背人使劲儿拽住了。そらる被自己出口凶神恶煞的语气吓到,手足无措地当着まふまふ的面硬生生换上了个微笑。まふまふ显然有些惊诧。


「……那个,本子上的字是你写的吗?」他躲闪的目光时不时扫向そらる,看上去就像打翻了家里花瓶的小宠物,耷拉着耳朵认错。そらる发自内心地想笑,然而显露在脸上又不易察觉,看上去完全像在板着脸。


「是啊。」

「那是不是已经知道……」

「知道什么?」



そらる有些憋不住笑,开始装傻。不知道是因为悬挂的红色灯牌还是自身的原因,まふまふ的脸有些泛红。他嘟囔着嘴巴,显然对そらる的回答不太满意。



「知道……」



嗯了半晌没嗯出来,まふまふ对着他平静冷淡的表情险些儿没憋红了眼眶,一句话没撂下转身跑了。そらる看着他,有些烦躁地抓了抓头发。他想转身上地铁,空了。




「……等下一趟吧。」



04.

那时如果可以的话。そらる把整个人浸在浴缸里享受短暂的窒息,他想如果可以的话,他愿意在那时就抱住他,然后告诉他自己有多喜欢他,打个幼稚的比喻,就像草莓对于奶油草莓蛋糕来说不可或缺一样…的重要。


05.

そらる拿吹风机吹头发的同时思索了很多事情。比如明早的闹铃可以从七点半改到八点半,沙发上还有衣服没有叠好,碗筷还没有收拾之类的。以及まふまふ。

明天是休息日。


如果他现在用短信息告诉まふ,尴尬的氛围会不会比当面说要缓解很多?况且还得隔几天休息日不用见面。可万一要是他自作多情,以后要是连朋友都做不成的话——そらる没敢往下想,怕自己心理承受能力太差。



字打了又删。

删了又打。




そらる觉得自己几近精神崩溃的边缘。他准备按下HOME键时,停电了。当一个人专注地思索某事时,周围突然不见五指还安静的要命,是个人都会条件反射的吓一跳。




所以そらる理所当然地手滑摁下了发送键。——他这次是真要精神崩溃了。因为停电的缘故,空调呼呼作响的声音戛然而止,有那么一瞬间整个房子里就剩下他的呼吸和心跳声。



「啊。」




まふまふ在同一时刻传来了几乎相同的信息。

——

这几年暗恋就这样结束了。そらる把手机扔到一旁,栽进被窝。「停电啊……还省的我下床关灯。」そらる就势打了个滚,让被子把自己裹起来。


06.

再次见面是却不是想象中的尴尬,两人还是像从前一样去长廊弹吉他和聊天,一切都那么顺理成章。そらる发现まふまふ比以前放开了很多,比如平时理的整整齐齐的头发也有几根不听话,袖口的纽扣也没有系上。



「这事要是让你那帮女孩子知道,估计我差不多要去医院躺着了。」



まふまふ偷偷望他,稍微挪动了几下位置,向他那边靠去。「那副画是在图书馆的时候画的,实在是不方便所以线条才不稳……」そらる迎着他的目光笑。「你傻吗,我又没在怪你。」



まふまふ「哦」了一声就垂下头摆弄自己的衣角。そらる抱着他的吉他心不在焉地弹着63231323,循环了十几遍后终于有些厌烦地放下吉他,然后搂他到怀里。


「试点新东西吧。」そらる半睁着眼睛望向他,就这一瞬间缩小的距离几乎让まふまふ窒息。他神经紧绷着缩着身子,紧接着在そらる的吻落下来之后放松了全部。





END.

Ps:我 肝 爆

到最后真的困到不想思考句子组成什么的

我睡觉了😕




【そらまふ】TOUCH me

#破车,练手车,儿童学步车。
半拉灯预警。
撸个短短的。没剧情。

#ABO设定

试图乞求红心蓝手和评论【逃

#

点击此处上zine

https://zine.la/article/ebf3cc0ee9e34230bb518606c472abb8/

点击此处上印象笔记

【そらまふ】Touch Me

点击此处去我小号图片版

http://lokioliver.lofter.com/post/1ead3cee_ef01f9a2

试完色才发现 金粉全部沉在瓶底👋

【そらまふ】成为你的全世界

*医生x患者

年龄差设定:27岁x16岁

*HE.

题目没有半毛钱关系系列.

*

1.

他是猫一样的孩子。

他不爱热闹,性格孤僻,除了笔记本是他唯一倾诉的对象,其他人甚至连话都搭不上。他来的那天,整个医院死一般的沉寂——仅仅因为他单一冷漠的表情和极不友好的眼神。そらる尝试过帮助那孩子走出自己所不了解的心理阴影。准确来说,他对这个研究对象很感兴趣,主题在于为什么他不做符合自己年龄的事,而是在医院接受精神治疗。

「有什么不舒服的吗?」

「……」

「或许你可以试着……」

「不。」

そらる的话被强制截断。这声线出乎意料的柔软,与他的表情和神态格格不入。面前那个孩子有双深邃且疲倦的眼睛,带着他本不该有的忧郁。他的脸色因长期的拒食而苍白,但依旧掩盖不了他原本的样貌,是一种说不出来的舒适感。

そらる没有理睬他的不爽,继续讲下去。

「你可以尝试着去接受去喜欢一个人,这能让你更容易的去接纳整个世界。」

那个孩子终于愿意望向他。

「我不会去喜欢任何一个人,现在没有,以后也不会。」

情感障碍在此类疾病中不算少数。即便そらる知道反复的劝说对患者来说是无用功,但他还是打算走个过场。

「你会的,这是人的基本意识。」


2.

那孩子的名字蛮奇怪的,是まふまふ。

そらる似乎成为了第一个能和まふまふ交流的人。这几乎让他在医院里出了名,所以照顾他的担子顺理成章地落了在他身上。即使是这样,在不定期的病发时也不能每时每刻陪在他身边。

まふまふ显然不是独自撑着挺过去一两次了。因为有时そらる推开病房的门时,就会看到他赤着脚,蓬乱着头发缩在角落里急促地喘息。当そらる走过去准备扶他起来时,就能看到他布满血丝的双眼和隐隐约约的泪痕。まふまふ会往他怀里钻,紧紧的抱着。

这是そらる看到他最脆弱的一面。

在这之后他又会恢复常态,恢复原先对そらる爱理不理的态度。不过そらる承认当小朋友的双臂环住自己时,心脏的确会漏跳一拍。他觉得肯定是自己单身久了,做什么都能干扰大脑正常思维。


3.

そらる的闲情逸致投放在听慢歌上。

他喜欢在长途旅行时戴着耳机望窗外掠过的风景——只是这次不同在并非旅行而是出差上罢了。这次出差目的在于参加各地医院的交流会谈,其实そらる怎样都无所谓,他只惦记着自己的事情。

「糟了,走的时候没跟まふまふ说一声。」

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后,他准备等会议结束给医院打个电话,却被旁边的人以开小差为由往胳膊上捏了一把。そらる翻了个白眼,将胳膊挪开了几厘米,这种被人管控的滋味实在是不好受。

「你有跟まふまふ说过吗,我走的事。我怕他又折腾出事。」

「啊,没什么情绪波动,」前台护士顿了顿,又想起什么似的笑着故作调侃,「不过倒是很关心你的样子呢,那孩子。该不会就这样被你医好了吧。」

そらる对于关心这个字眼很为敏感。作为医生,每时每刻都要看护和医治患者,因此「关心」并不少见——但自己被别人关心什么的,更何况还是自己负责的患者,真是挺新鲜的呐。


4.

そらる推开病房时,まふ正坐在窗前。

まふまふ没有察觉进入房间的他。そらる想,明明是个敏感而谨慎的人——像猫一样,却连自己的进入都没有发觉。他到底在看什么,用得着那么认真?

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被铁栏隔离开的窗外,双手紧抓着栏杆,他似乎觉得为安全而设的栏杆很碍事。他皱着眉头,在傻傻地尝试将它掰下来而无果后,他带着不甘再次向窗外望去。

「喂,まふまふ。」

そらる开口喊了他的名字。まふまふ震悚似的从靠窗的椅子上弹起来,他转过身。同时他慌乱的视线无处安放,在和そらる对视了三秒钟后又很快的移向地面。そらる注意到他正在搓揉衣角的双手,根本不需要他作心理分析,甚至能从他的表情看出,他对于自己突然的归来不仅感到惊讶,更多的是紧张和另一种情感。


「你为什么——」

那孩子倏忽地过来抱住了他。そらる一怔,平衡感略有欠缺的他被冲击力撞到墙上,他想到护士说まふまふ情绪稳定,险些怀疑自己接了假电话。まふまふ的嗓音有些沙哑,但他还是撕裂般地喊着。


「——你为什么总是突然就消失掉,然后又突然出现,你真的很烦啊!」

まふまふ把脑袋埋在他颈窝处,そらる感觉脖颈处变得有些潮湿。他将手插进まふ柔软的头发中,轻抚他。「啊,哭了。」「才没有!」まふまふ用力地在そらる身上蹭了蹭,「我……我一直都在找你。」


所以他才一直坐在窗口吗。そらる嗅了嗅他的发丝,用了像甜品般气味的洗发露。他发觉到心跳霎时间乱了拍子,但他不断地忍着。这种特殊的情感发生在まふまふ身上,绝对不对,一定是搞错了。

「そらるさん…?」

「嗯?」

「我……应该是病愈了吧。」

「为什么?」



まふまふ从他的怀抱中脱离出来,凝视着他,他深红色的眸子中以往的疲惫和敌意似乎削减许多。他的嘴角向上扬起了。そらる清晰地看到,他也是第一次看到,まふまふ笑了。



「因为我从一开始,就非常非常非常的喜欢你。」








·END·

Ps:我人生中第一篇そらまふ。喜欢他俩很久了。能为本圈贡献一篇粮也是很荣幸。感谢读者。感谢你们读完这篇文章。

高考后就到我们啦

这个夏天 我们的心愿一定要实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