绾木子

周而复始#高考弧

这次物理考32分可算把我考醒了。


我要选理。我一定会选理。


朱一龙!!!!

你听我说!!!!!

沙雕302一二九歌咏比赛

【我被挡的严严实实你们看不到我】

用“我是你长辈”一句话就能驳回我的抵抗或掩掉所有错误的人 根本就不配活着吧


每日练笔.10.2

丧不是与生俱来的。
可低人一等是。

两者有直接的联系,与生产和消费的关系基本无差。低人一等决定后天的丧,丧对低人一等的自卑感起反作用。不过这里的反作用可能和前者不太相似。于是乎,在空虚,自卑且难熬的漩涡中自我堕落。

就仅仅是,莫名其妙的丧。

每日练笔.9.20.

“小姐,为了等你我终生未娶。
从相识到得知你的死讯,
在我心里自始至终你没动过一丝一毫。”

遇见你之前我从不信一见钟情,不过这类愚昧的思想在你进入我眼帘之后就烟消云散。你一颦一笑都牵引着我的视线,不由自主。即便是无意中回头一瞥——或许是有意的,只要能瞥见你漾着笑意眼睛,不管它有没有同样带着笑朝我转过来,都会让我心神不宁好一阵子。随后你恋爱、结婚,我始终作为旁观者的身份。我依然像从前那样同你书信来往,你将我视作老师般的身份询问疑难,即便我比你大不了多少。

【そらまふ】笑容遗失症

#合租/同居梗
#打工族そx店员ま


#01.

冬。

雪下得不大,被车轮碾过后就剩下股脏水。他胡乱抓了几把头发,把镶在发梢的冰片儿挠掉。そらる猜自己看起来蛮憔悴。连续通宵两天的工作让他的黑眼圈愈发严重——还要加上因为压力和睡眠不足导致的偏头痛。

他已经在网吧住了一个多月。

即使每天的开销不大,可那么些个一天累积起来倒不是个,小数目。普通打工族在大都市生存下去的最好的办法大概就是尽早租个房子。そらる懒得去找什么合租的广告,尽管这也是他的想法。他揉了揉饿得绞痛的肚子,决定先去便利店买份快餐,房子的事再慢慢谈。

街角的那家便利店是他最常去的。并不是因为能从店主那得到什么好处,仅仅是因为离自己住的那所网吧近。空调暖风开的很足,そらる推开玻璃门甚至有些头晕目眩——在外边待久了总会有些不适应。头发被雪水浸得有些湿,便顺带着拿了包纸巾。

转身结账时,发现那人坐在柜台前弹唱着吉他。可能是由于疲乏遮蔽了听觉系统,そらる自从进店就完全忽略掉了这段旋律,以及被头发遮住一半的面庞。

“那个,结账……”

“啊……抱歉。”

看样子这两人都忽略掉了对方。那人慌慌张张地放下吉他,仰起脸冲他笑笑,那截碍事的头发终于被甩到一边。

眼生,新店员吗……。他胸前的牌子用加粗的字体写着“まふまふ”。东京街头的贯性就是忙,一闭眼一睁眼就有上百个人和你擦肩而过。可以这么说,そらる来这里大半年,认识的人也就那么几个。当他朝自己笑的时候,这个人就那么一瞬间被塞进そらる的记忆储蓄。

そらる按了按太阳穴。他发现自己很久没笑过了。

#02.

合租的事情在一个月后定音。そらる庆幸终于能搬出自己在网吧的窝,即便是共享的家也无憾。行李也少得可怜,那只箱子一半塞的是换洗衣服,一半是书和各种文件。

房子特意选在了靠近网吧的地方。这样就能为自己再找个理由往那家便利店跑。そらる觉得他再次找回了高中时代暗恋的激情。只是以前无所畏惧,现在倒有些畏缩罢了。

#03.

そらる感觉不太好。

自己原本的计划只不过是每天能看他一眼,再有什么更深的交集根本想都不敢想。计划不过开门前的一分钟,随即他的偏头痛再次开始挑逗自己的痛觉神经——不过そらる自认命差,不想来什么就来什么。

保持和那天晚上在便利店初次相遇的姿势,他抱着吉他坐在沙发上。そらる再次摁着太阳穴,随后迎着まふまふ同样震惊的目光把行李箱搬进房间,简单地收拾了下。

“……好巧啊。”
他的右手在片刻尴尬的沉默后脱离吉他弦,略显生硬地向そらる打了个同样生硬的招呼。大概一个多月没有人主动和他交流,そらる几乎认为自己快要失去社交能力了。然而当真的有人向他说话时,他又吐不出半个自认为完美的词句。巧得我大概是八辈子运气换的。そらる想。他转身进了屋,把门锁锁了两道。他倒在床上,用被子蒙住脑袋,照例活在没有一点光亮的黑暗中。

他再次意识到,自己好久没有笑了。

#04.

又一个月后,そらる发现まふまふ似乎掌握了自己的作息规律。由于他上班时间总是比まふまふ要早,所以当自己洗漱完毕准备出门时,他往往还在睡觉。可最近そらる发现每天餐桌上都会摆着热好的面包和牛奶。排除了小偷进来准备早餐的可能,那么就是まふまふ起得更早些,摆了这些东西。

そらる那很久没吃早饭的胃大概受宠若惊了吧。

#05.

“其实可以不用准备那些的……我已经习惯了。”

そらる庆幸自己初次打破了晚饭时沉寂的氛围。まふまふ躲躲闪闪地望他,一手托腮遮住泛红的耳根,反而有些欲盖弥彰。“那个…就是厨房里没什么动静,早上不吃东西伤胃……”他顺手端起被子喝了口水,却呛得他差点把肺给咳出来。

そらる拍了拍他的背。“你还是先把自己照顾好吧……连热牛奶都能把自己烫着,你是笨蛋吗。”まふまふ有些慌乱地躲开他的手,把红了一片右手的藏进衣袖。“是失误是失误,我之前从来没有这样过的。”そらる缩回的手扶住了自己的额头。头痛似乎比原先要缓解些,可能是因为按时吃了早餐的缘故。“你明早别准备了,我来。”

“不用……”
“至少我不会蠢到烫自己的手。”

まふまふ语塞。そらる转身端着碗走向厨房,略有些懊悔自己的语气有些冲。可还没让大脑运转就被从背后袭来的拥抱强行中止——そらる手一颤,碗险些报废。他紧紧贴着自己的后背。这个意识让他花费二十多年建立起来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。

#06.

或许根本不需要他的拥抱,まふまふ说过的每一句话都是他快乐的起始。或者可以说,仅仅和他待在一起时,そらる才会有“笑”的概念——即使他们的关系没有耗费太多口舌,“究竟是什么关系”之类的问题,そらる也从没考虑过。然而从未有人试着去了解过自己,或许まふまふ此前也和自己一样?


只是喜欢,每晚打开门总有个人扑到身上来。


他们是彼此的光。

【沈巍x罗浮生(水仙)】沦陷于你

#七夕快乐!





#01.

巷子很窄,大概只容得两个人并肩而行。仅有的路灯光被两旁的建筑物遮得严严实实,昏暗得让人背脊发凉。而不巧的是,巷口恰好被一辆哈雷摩托堵得连条缝都不留。男人随性地倚着墙抱着胳膊,笑意吟吟地望着身前朝自己走来的人。

“哟,沈教授。”


沈巍抬眼朝他一瞥,又低下头笑道:“这位先生,您挡道了。”

罗浮生咧着嘴角笑,绕着沈巍走了两遭。

“哎,你这就不对了啊。回你家的路,可不止这一条。”罗浮生揽过他,帮他正了正眼镜。“除非,是你自己想来招惹我。”

那人不搭理他。罗浮生最受不了自己热脸贴人家冷屁股上,忙不迭问人家喝不喝酒去。

沈巍不动声色,从他臂弯里溜出来:“我不会喝酒。”“停一下停一下,可能迄今还没有人敢拒绝我的要求吧。”沈巍知道罗浮生在故意逗他,于是再次正了正眼镜,礼貌性地朝他微笑。



“是吗,那真是冒犯少当家了。”

“好假。你这人真是无趣啊。”

罗浮生顺着两人的姿势凑上去吻他,见沈巍没有挣脱开的意思,就得寸进尺地从单纯的贴嘴唇顺理成章地转变为唇齿相融。罗浮生想趁着机会来之不易就势把他摁到墙上,却不料那人的力气惊人的大,这是在罗浮生意料之外的。他来不及详细思考就被背部隐隐的痛感拽回现实。似乎沈巍尽力在护着他的后背,可还是不轻不重地磕了一下。


“哈哈……看样子我砍人砍那么久也玩不过你啊。”

“别干这种冒险的事了。”


沈巍向下吻过他脖颈上的伤痕。

罗浮生这人,这辈子一颗心就没完完整整地动过。可沈巍这句话一出,再加上他原本磁性的嗓音和刻意放缓所以莫名温柔的警告,就像是哪里被人掐了一下,痛痒又愉悦。罗浮生最不缺的就是周围绕着自己转悠的女人,就算再饥渴也不该轮到一个男人。可他就是愿意,愿意栽在沈巍身上。

“沈巍……喝酒吗?”

“喝。”



#02.

话虽然是这么说,不过沈巍滴酒未沾。倒是罗浮生喝得烂醉瘫在沈巍身上,说了一堆刻意挑逗沈巍的话。不清不醒还不忘记夸夸沈巍“真能矜持得住”,然后就迷迷糊糊睡过去了。



毕竟身高相仿,沈巍不得不连扛带拽地把他运回家。刚把罗浮生丢到床上就被他顺势扯了下去,整个人半压在他身上。眼镜被他扯得甩到地上,安安分分躺在地毯上。灌满鼻腔的都是呛人的酒气,沈巍差点没醉过去。



身下那人捏住自己下巴,半眯着眼睛望他。因为醉酒而显得嫣红的肌肤在被蹭开的领口出毫无遮掩地显露,被灯光映着的双眸乍一看像是汪着水。“你是冰块吗,这么……”半句话未吐,就被沈巍封住了嘴唇,直到两人都喘不过气才稍稍分开。




或许已经,无论如何都离不开对方了。


-
end.

【そらまふ】Love Letter

*双向暗恋

*校园设

*大概痞里痞气少年x三好学生
*题文无关




*

01.

まふまふ是学校里公认的「异类」。

不管是性格特点和自身天赋,都可以称他为「异类」。虽然是个刺耳且略带贬义的词语,但这家伙在学校却出乎意料的受欢迎。

他会随身带着铅笔和素描本,他还会在午休时跑到操场边上的绿树长廊中弹吉他。不管怎么说,他都是个浑身散发着艺术气息的男生。

不过そらる对他的喜欢要自然得多,总是以朋友的名义去接近まふ。そらる喜欢看他的笑,喜欢看从他的睫毛间流淌出的几缕阳光,也是在长廊中,他靠着红漆刷过的柱子打盹儿时晃晃悠悠落在他发间的樱花,然后不自觉地跟着他胸口起伏的节奏呼吸。

趁他睡着时そらる就翻翻他的素描本。本子每页都画着静物和人体速写,说实话そらる不得不佩服まふ绘画的熟练程度,细节到位到连人物手部关节都像是打磨了无数次,严谨而温和,就像德国人对待精密零件的态度般。

不过在素描本的后几页,他看见用寥寥几笔勾出的人体轮廓,只是阴影还没有补齐,可已经足以看出人物的样貌——

是自己。

线条有些歪歪扭扭,乍一看作者貌似对这幅作品不太上心。そらる皱皱眉头,拿出笔寥寥草草地写下了「下次画认真点」这句话。


02.

そらる不是擅长表达的那类人。情人节给まふまふ送个巧克力都偷偷摸摸的,还专门挑了个夜深人静的时间溜到学校,塞进他的抽屉——虽说第二天就被一堆巧克力盒埋在最底层。「真是痛苦啊……暗恋之类的。」そらる开了瓶橘子汽水,昂着头享受气泡在喉咙里炸裂的感觉。

爽爆了。

碳酸饮料总是有无穷的余味。そらる仰面瘫在长椅上,还在品味着溢满口腔的酸味儿。他就想通了一点,什么日久生情的全都在放屁。从入学开始就整天混在一块儿,まふまふ貌似还是那么清高,对自己忽远忽近的——不过要是他喜欢女孩子,倒是可以原谅。


そらる猛地灌了最后一口橘子汽水,冰得他牙齿打颤儿。他把易拉罐远程投进了垃圾桶,用另一只手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头发。

「说起来,まふまふ也没为我做过什么……」


话说了半截。そらる想起那个被自己略带不满地评价过的素描本,还有自己收到巧克力中的某一盒上熟悉的字迹,刚咽下去的那口汽水差点儿喷出来。

03.

「そらるさん,等一下!」

「干什么?」

准备进地下铁时书包背人使劲儿拽住了。そらる被自己出口凶神恶煞的语气吓到,手足无措地当着まふまふ的面硬生生换上了个微笑。まふまふ显然有些惊诧。

「……那个,本子上的字是你写的吗?」他躲闪的目光时不时扫向そらる,看上去就像打翻了家里花瓶的小宠物,耷拉着耳朵认错。そらる发自内心地想笑,然而显露在脸上又不易察觉,看上去完全像在板着脸。

「是啊。」

「那是不是已经知道……」

「知道什么?」

そらる有些憋不住笑,开始装傻。不知道是因为悬挂的红色灯牌还是自身的原因,まふまふ的脸有些泛红。他嘟囔着嘴巴,显然对そらる的回答不太满意。

「知道……」

嗯了半晌没嗯出来,まふまふ对着他平静冷淡的表情险些儿没憋红了眼眶,一句话没撂下转身跑了。そらる看着他,有些烦躁地抓了抓头发。他想转身上地铁,空了。


「……等下一趟吧。」

04.

那时如果可以的话。そらる把整个人浸在浴缸里享受短暂的窒息,他想如果可以的话,他愿意在那时就抱住他,然后告诉他自己有多喜欢他,打个幼稚的比喻,就像草莓对于奶油草莓蛋糕来说不可或缺一样…的重要。

05.

そらる拿吹风机吹头发的同时思索了很多事情。比如明早的闹铃可以从七点半改到八点半,沙发上还有衣服没有叠好,碗筷还没有收拾之类的。以及まふまふ。

明天是休息日。

如果他现在用短信息告诉まふ,尴尬的氛围会不会比当面说要缓解很多?况且还得隔几天休息日不用见面。可万一要是他自作多情,以后要是连朋友都做不成的话——そらる没敢往下想,怕自己心理承受能力太差。

字打了又删。

删了又打。


そらる觉得自己几近精神崩溃的边缘。他准备按下HOME键时,停电了。当一个人专注地思索某事时,周围突然不见五指还安静的要命,是个人都会条件反射的吓一跳。


所以そらる理所当然地手滑摁下了发送键。——他这次是真要精神崩溃了。因为停电的缘故,空调呼呼作响的声音戛然而止,有那么一瞬间整个房子里就剩下他的呼吸和心跳声。

「啊。」


まふまふ在同一时刻传来了几乎相同的信息。

——

这几年暗恋就这样结束了。そらる把手机扔到一旁,栽进被窝。「停电啊……还省的我下床关灯。」そらる就势打了个滚,让被子把自己裹起来。

06.

再次见面是却不是想象中的尴尬,两人还是像从前一样去长廊弹吉他和聊天,一切都那么顺理成章。そらる发现まふまふ比以前放开了很多,比如平时理的整整齐齐的头发也有几根不听话,袖口的纽扣也没有系上。

「这事要是让你那帮女孩子知道,估计我差不多要去医院躺着了。」

まふまふ偷偷望他,稍微挪动了几下位置,向他那边靠去。「那副画是在图书馆的时候画的,实在是不方便所以线条才不稳……」そらる迎着他的目光笑。「你傻吗,我又没在怪你。」

まふまふ「哦」了一声就垂下头摆弄自己的衣角。そらる抱着他的吉他心不在焉地弹着63231323,循环了十几遍后终于有些厌烦地放下吉他,然后搂他到怀里。

「试点新东西吧。」そらる半睁着眼睛望向他,就这一瞬间缩小的距离几乎让まふまふ窒息。他神经紧绷着缩着身子,紧接着在そらる的吻落下来之后放松了全部。







END.

Ps:我 肝 爆

到最后真的困到不想思考句子组成什么的

我睡觉了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