绾木子

for you,a thousand times over

【沈巍x罗浮生(水仙)】沦陷于你

#七夕快乐!





#01.

巷子很窄,大概只容得两个人并肩而行。仅有的路灯光被两旁的建筑物遮得严严实实,昏暗得让人背脊发凉。而不巧的是,巷口恰好被一辆哈雷摩托堵得连条缝都不留。男人随性地倚着墙抱着胳膊,笑意吟吟地望着身前朝自己走来的人。

“哟,沈教授。”


沈巍抬眼朝他一瞥,又低下头笑道:“这位先生,您挡道了。”

罗浮生咧着嘴角笑,绕着沈巍走了两遭。

“哎,你这就不对了啊。回你家的路,可不止这一条。”罗浮生揽过他,帮他正了正眼镜。“除非,是你自己想来招惹我。”

那人不搭理他。罗浮生最受不了自己热脸贴人家冷屁股上,忙不迭问人家喝不喝酒去。

沈巍不动声色,从他臂弯里溜出来:“我不会喝酒。”“停一下停一下,可能迄今还没有人敢拒绝我的要求吧。”沈巍知道罗浮生在故意逗他,于是再次正了正眼镜,礼貌性地朝他微笑。



“是吗,那真是冒犯少当家了。”

“好假。你这人真是无趣啊。”

罗浮生顺着两人的姿势凑上去吻他,见沈巍没有挣脱开的意思,就得寸进尺地从单纯的贴嘴唇顺理成章地转变为唇齿相融。罗浮生想趁着机会来之不易就势把他摁到墙上,却不料那人的力气惊人的大,这是在罗浮生意料之外的。他来不及详细思考就被背部隐隐的痛感拽回现实。似乎沈巍尽力在护着他的后背,可还是不轻不重地磕了一下。


“哈哈……看样子我砍人砍那么久也玩不过你啊。”

“别干这种冒险的事了。”


沈巍向下吻过他脖颈上的伤痕。

罗浮生这人,这辈子一颗心就没完完整整地动过。可沈巍这句话一出,再加上他原本磁性的嗓音和刻意放缓所以莫名温柔的警告,就像是哪里被人掐了一下,痛痒又愉悦。罗浮生最不缺的就是周围绕着自己转悠的女人,就算再饥渴也不该轮到一个男人。可他就是愿意,愿意栽在沈巍身上。

“沈巍……喝酒吗?”

“喝。”



#02.

话虽然是这么说,不过沈巍滴酒未沾。倒是罗浮生喝得烂醉瘫在沈巍身上,说了一堆刻意挑逗沈巍的话。不清不醒还不忘记夸夸沈巍“真能矜持得住”,然后就迷迷糊糊睡过去了。



毕竟身高相仿,沈巍不得不连扛带拽地把他运回家。刚把罗浮生丢到床上就被他顺势扯了下去,整个人半压在他身上。眼镜被他扯得甩到地上,安安分分躺在地毯上。灌满鼻腔的都是呛人的酒气,沈巍差点没醉过去。



身下那人捏住自己下巴,半眯着眼睛望他。因为醉酒而显得嫣红的肌肤在被蹭开的领口出毫无遮掩地显露,被灯光映着的双眸乍一看像是汪着水。“你是冰块吗,这么……”半句话未吐,就被沈巍封住了嘴唇,直到两人都喘不过气才稍稍分开。




或许已经,无论如何都离不开对方了。


-
end.

评论(15)

热度(6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