绾木子

for you,a thousand times over

【そらまふ】笑容遗失症

#合租/同居梗
#打工族そx店员ま


#01.

冬。

雪下得不大,被车轮碾过后就剩下股脏水。他胡乱抓了几把头发,把镶在发梢的冰片儿挠掉。そらる猜自己看起来蛮憔悴。连续通宵两天的工作让他的黑眼圈愈发严重——还要加上因为压力和睡眠不足导致的偏头痛。

他已经在网吧住了一个多月。

即使每天的开销不大,可那么些个一天累积起来倒不是个,小数目。普通打工族在大都市生存下去的最好的办法大概就是尽早租个房子。そらる懒得去找什么合租的广告,尽管这也是他的想法。他揉了揉饿得绞痛的肚子,决定先去便利店买份快餐,房子的事再慢慢谈。

街角的那家便利店是他最常去的。并不是因为能从店主那得到什么好处,仅仅是因为离自己住的那所网吧近。空调暖风开的很足,そらる推开玻璃门甚至有些头晕目眩——在外边待久了总会有些不适应。头发被雪水浸得有些湿,便顺带着拿了包纸巾。

转身结账时,发现那人坐在柜台前弹唱着吉他。可能是由于疲乏遮蔽了听觉系统,そらる自从进店就完全忽略掉了这段旋律,以及被头发遮住一半的面庞。

“那个,结账……”

“啊……抱歉。”

看样子这两人都忽略掉了对方。那人慌慌张张地放下吉他,仰起脸冲他笑笑,那截碍事的头发终于被甩到一边。

眼生,新店员吗……。他胸前的牌子用加粗的字体写着“まふまふ”。东京街头的贯性就是忙,一闭眼一睁眼就有上百个人和你擦肩而过。可以这么说,そらる来这里大半年,认识的人也就那么几个。当他朝自己笑的时候,这个人就那么一瞬间被塞进そらる的记忆储蓄。

そらる按了按太阳穴。他发现自己很久没笑过了。

#02.

合租的事情在一个月后定音。そらる庆幸终于能搬出自己在网吧的窝,即便是共享的家也无憾。行李也少得可怜,那只箱子一半塞的是换洗衣服,一半是书和各种文件。

房子特意选在了靠近网吧的地方。这样就能为自己再找个理由往那家便利店跑。そらる觉得他再次找回了高中时代暗恋的激情。只是以前无所畏惧,现在倒有些畏缩罢了。

#03.

そらる感觉不太好。

自己原本的计划只不过是每天能看他一眼,再有什么更深的交集根本想都不敢想。计划不过开门前的一分钟,随即他的偏头痛再次开始挑逗自己的痛觉神经——不过そらる自认命差,不想来什么就来什么。

保持和那天晚上在便利店初次相遇的姿势,他抱着吉他坐在沙发上。そらる再次摁着太阳穴,随后迎着まふまふ同样震惊的目光把行李箱搬进房间,简单地收拾了下。

“……好巧啊。”
他的右手在片刻尴尬的沉默后脱离吉他弦,略显生硬地向そらる打了个同样生硬的招呼。大概一个多月没有人主动和他交流,そらる几乎认为自己快要失去社交能力了。然而当真的有人向他说话时,他又吐不出半个自认为完美的词句。巧得我大概是八辈子运气换的。そらる想。他转身进了屋,把门锁锁了两道。他倒在床上,用被子蒙住脑袋,照例活在没有一点光亮的黑暗中。

他再次意识到,自己好久没有笑了。

#04.

又一个月后,そらる发现まふまふ似乎掌握了自己的作息规律。由于他上班时间总是比まふまふ要早,所以当自己洗漱完毕准备出门时,他往往还在睡觉。可最近そらる发现每天餐桌上都会摆着热好的面包和牛奶。排除了小偷进来准备早餐的可能,那么就是まふまふ起得更早些,摆了这些东西。

そらる那很久没吃早饭的胃大概受宠若惊了吧。

#05.

“其实可以不用准备那些的……我已经习惯了。”

そらる庆幸自己初次打破了晚饭时沉寂的氛围。まふまふ躲躲闪闪地望他,一手托腮遮住泛红的耳根,反而有些欲盖弥彰。“那个…就是厨房里没什么动静,早上不吃东西伤胃……”他顺手端起被子喝了口水,却呛得他差点把肺给咳出来。

そらる拍了拍他的背。“你还是先把自己照顾好吧……连热牛奶都能把自己烫着,你是笨蛋吗。”まふまふ有些慌乱地躲开他的手,把红了一片右手的藏进衣袖。“是失误是失误,我之前从来没有这样过的。”そらる缩回的手扶住了自己的额头。头痛似乎比原先要缓解些,可能是因为按时吃了早餐的缘故。“你明早别准备了,我来。”

“不用……”
“至少我不会蠢到烫自己的手。”

まふまふ语塞。そらる转身端着碗走向厨房,略有些懊悔自己的语气有些冲。可还没让大脑运转就被从背后袭来的拥抱强行中止——そらる手一颤,碗险些报废。他紧紧贴着自己的后背。这个意识让他花费二十多年建立起来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。

#06.

或许根本不需要他的拥抱,まふまふ说过的每一句话都是他快乐的起始。或者可以说,仅仅和他待在一起时,そらる才会有“笑”的概念——即使他们的关系没有耗费太多口舌,“究竟是什么关系”之类的问题,そらる也从没考虑过。然而从未有人试着去了解过自己,或许まふまふ此前也和自己一样?


只是喜欢,每晚打开门总有个人扑到身上来。


他们是彼此的光。

评论(7)

热度(117)